腐向注意

这个学校都是基(姬)佬!爸爸啊!我要回家!

emmmmmm……作为一个美术生,我很烦恼,为什么重庆这边的作息时间是这样的??好吧,大半夜修仙跑来更。希望我还记得这个坑……ozr

告别了Daddy,我跟着海桂老师走了。刚出门海桂老师转身告诉我:

“小女巫你在这等一会,我还要去接另一个孩子。”

这让我感到新奇,这附近居然也有其他小巫师。百无聊赖地坐在路边数路灯上的飞蛾,猜猜这个小巫师会是什么样的孩子。

没一会海桂老师回来了,身后好像有个拖着小行李箱的小孩
总感觉那个小孩的身影和箱子有点熟悉?在哪见过呢?……突然想起那个箱子的款式是麦考夫伯父喜欢的,箱子配色和花样有点像莱斯垂德伯父的……

妈耶……不会是他吧?当他俩接近我的时候,已经证实了我的想法。没错,跟在海格身后的,是我的堂弟——乔森·福尔摩斯,一个惹人烦的家伙。

f**k this,为什么哪都有他啊!我摆出明显不爽的表情瞪着那个让我觉得恶心的身影。

“well well,我就说怎么觉得有股让人恶心的味道,原来是我亲爱的堂姐啊~”他把他那臭屁的脸凑了过来,说话的语气一如既往的高傲自大。

我和他就像爸爸和伯父,水火不容,见面就掐。比如他两岁的时候拆了我的娃娃,我拿伯父的伞抽了他一顿。我前两年打碎了他的变形金刚,他拿起伯夫的枪就直直对着我,还好子弹从我脸旁边擦了过去,没有什么伤。不过后来Daddy去买了个新的给他,他也被伯夫打了屁股,请了两天假,回学校都是一瘸一拐的,看了简直大快人心。

海格好像是闻到了我们之间的火药味,伸手分开了我们,劝阻着。

“孩子们,别这么冲,有什么事情到学校说吧,等你们学会了魔法,就可以有魔法决斗了哈哈哈”最后憨厚的笑声都让我们不好再闹下去。哦,看看呐,福尔摩斯家的孩子闹翻了。不过后来我和他同一战线为学校八卦奉献又是另一回事了。

好吧看在海格的面子上我就宽宏大量的忍忍,那小子倒好,居然敢朝我扮鬼脸。最后我还是忍着了骂脏话的冲动。来日方长来日方长,以后再算账!

海格看我们停下了争吵也松了一口气,带着我们去采购了一些奇怪的东西。那里叫什么来着?对角巷?好像是,挺有趣的,就是对我们这两个现实主义的人类来说还是有点不符合逻辑。

——待续

明天再更一次吧,顺便把人设画了。自己挖的坑,死了也要填完。当然,如果我最后没有因为画太多被逼疯的话…………

评论(1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