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注意

看见各位太太都其乐融融的用左手画画,那我就献丑解锁一下嘴巴画画。
叼着笔画口水直流,带着口红也一起滴纸上了,见笑了。

今天实在手痒得很,忍不住画了个私设的海/南的拟人,画完后被吓到了,这是什么沙雕玩意儿??

这个学校但是基(姬)佬!爸爸啊!我要回家!

清早打开老福特,心情美美哒~咦?这是什么?哦原来是我挖下的坑啊……

……哦谢特,妈惹法克儿,我居然完全忘了自己亲手挖下的坑!突然填坑,以示存活。

        在霍格沃兹学习的第一天,在爸爸精心给我培养的好习惯下,我准时在早晨六点从床上爬了起来,顺便对我亲爱的堂弟用泼冷水的恶作剧将他泼醒。我知道这很幼稚,但是这个恶作剧不是一般的有趣,因为能看见乔森痛苦和迷茫的表情。

       
        爸爸在成为父亲的助手之前当过军人,所以从我三岁起就告诉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道理,好在我继承了父亲的高智商,比普通小孩要聪明更多,不然我可能会成为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公主。哈德森太太一直很反对父亲的教育方式,她认为女孩儿就应该是家庭里的小公主。父亲坚决认为福尔摩斯家的孩子不能像那些金鱼一样无知,除非能像爸爸一样是个可爱的金鱼。

        其实昨晚我把今早要上都魔药课的书籍全看了一遍,和普通的医药学不同,我和爸爸学习过辨认药物,和父亲学习化学以及药物的组成。但是魔药课的知识更偏向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东方的以药草为主的医学。魔药课,你成功引起了本天才的注意。

        总的来说魔药课其实很有意思,下课后收拾收拾该去上飞行课了,乔森昨天说他很期待骑着扫帚在天上飞翔的感受。和我们一起上飞行课的是一年级的小狮子们,给我们上课的是卢娜小姐的前男友,哈利·波特。想骑扫帚的话,第一步是人他飞到你手里,真这么简单?身边的金鱼们不停的喊着“up”,试图让扫帚飞到手里。那些扫帚或多或少都在颤动。

        “嘿,夏莉,看看这个。”乔森戳了戳我,他把手伸到半空中,然后喊了一声“up”,他脚下的扫帚一下子就飞到了他手中。

        “哇呜。”我着实震惊了一下,看来这也不难嘛。我像乔森一样伸手后也喊了一声“up”,那扫帚也飞到了我的手里,不枉我天才之名。





——tbc




        先这样吧,挤不出更多了……
   

这个学校都是基(姬)佬!爸爸啊!我要回家!

        突如其来的更新,距离高考还有70多天,我在高考前还能这么闲的来更文真是无Fa无天了。

       

        分院帽可以说是个神奇的东西,因为我不明白为什么艾伦这种看起来挺好的人会被分进斯莱特林,难道他不是好人而是白切黑?三个小帕克毫无疑问的都进了格兰芬多,劳拉去了赫奇帕奇,我和乔森在拉文克劳。讲真,难道分院帽是按照我们父辈的配色分院?我没有吐槽X战警的作战服配色,谢谢。

       
        和平常新生入学一样,级长带着孩子们到处参观。我们的级长卢娜是个温文尔雅知书达理的女生,参观宿舍时告诉我们对面的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们每天晚上都会上演一场唇枪舌战,我们只要记得屏蔽那边两个级长就行了,因为他们只是借吵架的方便秀恩爱罢了。

        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级长分别是大英雄哈利·波特和他男朋友德拉科·马尔福,听说他们刚入学的时候就是冤家,后来发生了种种事情后走到了一起,我们级长还是波特的前女友。所以这三个院是个大三角吗?

      

——tbc
        非常短小的一更,我想我可以考虑把史传奇也扯进来。

       

我们家

       大家好我是海/南,我叫琼,是家里年纪最小的孩子,不过我以前是住在粤哥家的,后来耀哥就把我从粤哥家带出来了,给了我好大个岛,还附加一大片南海,可把我高兴坏了,耀哥说了,全家就我地方最大。

        最近东北的三个哥哥经常来我家玩儿,还给我带来了好多经济利益,可是哥哥们家来了很多老人,买了房子也不住,而且脾气还不好,这方面真的很让我头疼啊。每年都会有很多其他国/家的有钱人来我家旅游,可是三个哥哥家的老人们我也不敢动啊,心疼飘走的小钱钱。

        经常有很多哥哥姐姐说羡慕我家的环境,可是我也很羡慕其他哥哥姐姐啊,我出生太晚,比大家的出发点慢了很久,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

        最近我发现耀哥身边经常出现一个叫伊万的大个子,听说是俄/罗/斯?湾姐说那是我们未来哥夫,据说非常想到南方的小岛看看。于是在耀哥跟他介绍我后我总能感受到他强烈的怨念……

        湾姐家最近一直不太平,嘉龙哥家也是,他们的上司一直想让嘉龙哥和湾姐离开我们家,我非常不希望这件事最终还是会发生,嘉龙哥以前就被亚瑟先生带走了好久,当初濠镜哥也是,粤哥家里当年招待过亚瑟先生。可是粤哥说不能让亚瑟先生看见我,所以每次家里来外国人的时候粤哥总让我别去客厅,说他们是来抓小孩的。

        粤哥被带走那天,他跟亚瑟先生说去收拾行李,他来了我房间,我知道粤哥也要像嘉龙哥和濠镜哥那样去亚瑟先生家了,而且很久不能回来。粤哥说等会有人要来搜我们家,急急忙忙的给我穿上了脏兮兮的衣服让我装成小乞丐从后门逃走。我照做了,粤哥答应一定会回来的,我相信粤哥。

        几年后粤哥和耀哥一起回来了,我高兴极了,差点哭出来,可是我记着粤哥的话,男人绝不轻易流泪,于是硬是把眼泪憋了回去。

        现在我们家算是太平多了,耀哥非常强大,还给我在南山修了南海观音,把本来要只冲我家来的台风给挡开了,让台风朝粤哥家去了,说来也是有点对不起粤哥呢哈哈。



开学前的突然脑洞,希望不要被嫌弃……
       

假的元旦贺文

ooc慎哦,别说我没有提醒你

主要是想写段子,cp数量不定

爱看不看系列

Jaydick的场合

“小翅膀小翅膀~”

“干嘛,迪基鸟。”

“今年就要过去了,要不要做些什么?”

“能做什么?很往常一样巡逻睡觉抓罪犯啊。”

“……小翅膀你是中年人吗,明天可是中国的元旦节啊。”

“我想你知道咱们过节的时候都做什么。”

“////小流氓。”


今天速写课,老师安排了个题目——画一个站着的女性,穿着裙子,高跟鞋,扎马尾,挎着包。
然后我又做了件丧尽天良的事情,少主我对不起你,但是这样很美啊!你们没看见腿毛!一根也没有!

法叔:发现女装王耀一只!
伊万:发现跟踪小耀的痴汉一只!(neng他!)
垃圾桶和电线杆:我好方……

所以说……为什么没有评论呐!(╯‵□′)╯︵┴─┴告诉我有哪里不对嘛!我想写好文啦!

这个学校都是基(姬)佬!爸爸啊!我要回家!

致歉,上个星期因为停机了没法更新,而且两个月后要联考了。所以之后最好别太期待。当然我也会尽量写的,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完是不是,当然还有两个新坑。

(五)

当还有十分钟到站的时候,我准时地醒了,乔森坐在我旁边整理着衣服,当然,不是一开始那件。

“醒了?赶紧去洗手间换上校服吧,等会就到站了。”他指了指放在我旁边的黑色布料,又告诉我洗手间的方向。

换好了衣服按着原来的路线折回,回到原来的地方后,我看见艾伦,上车前的那个孩子。他正在和乔森聊天,可是乔森好像不太高兴,他皱着眉,这是他在生气时的反应,他的胸腔在快速起伏,这表示他在克制怒火。我抬眼发现艾伦一脸无奈。好吧,我想我发现原因了,艾伦比乔森高出了一个头,而乔森最讨厌的就是他说话要抬头看着别人,虽然我也比他矮,可是我的智商可是比他高了两个点,不怂。

“嗨,艾伦,没想到能再遇见你。”我笑着和艾伦打招呼。艾伦也朝我笑了笑,尴尬地把疑惑的眼神投向我。我抱歉一笑,替乔森向他道歉。

列车停了下来,孩子们在海格的安排下陆陆续续下车,然后登上了一艘艘小船。我坐在船上,看着前面不远处的城堡。难以置信。我的第一感想就和收到信封时的一样。

“夏莉!夏莉!”谁在叫我?我转头,发现旁边的船上有三个熟悉的身影。噢天呐是帕克三兄弟!斯塔克先生和罗杰斯先生的三个养子!他们居然也是巫师?我也朝他们招招手,告诉他们很高兴能再见面。

“我觉得帕克三兄弟肯定会是格兰芬多。”我坐了下来,跟乔森说道。

“你觉得我们会进什么学院?”我撞了撞乔森的肩膀
“我肯定会进拉文克劳。”乔森自信地说
“因为智商?呵,比我低了两个点的蠢蛋。”我讽刺道
“哦?250就很厉害了?”他反击
“是啊,比你高。”我也反击
“好了好了,你们别这么针锋相对……”艾伦拉住我们的胳膊试图劝架,我们只好安静地坐好。

我无聊的左看看右看看,总希望能发现点什么,然后视线黏在了船尾的一个小女孩身上,她一个人坐在角落,旁边的孩子都在尽量离她远点,因为即使是在夜色下她身上的气场也是那么的渗人,这不是一般孩子有的。

可是为啥我觉得这气氛这么熟悉?总感觉在哪儿感受过。正在我思考之际,那个女孩抬头,晶亮的双眼盯着我。我靠,我就说嘛,这不是金刚狼他女儿吗!变种人也是巫师??我已经开始严重怀疑这个学校的判断力了,呵呵。我认识劳拉,前几年我们去伦敦郊外郊游,自由活动时间我跑进了一片林子,因为我看见了一个一闪而过的人影,然后就自己跟了过去。谁知道那一大片林子后面是个城堡,看起来有些历史了。然后我就遇见了劳拉,她当时刚干死一头狼。

我傻愣愣的看着她,她恶狠狠的瞪着我,其实我当时在脑内寻找任何能证明十岁小女孩能干死一头狼的可能性和条件以及计划逃跑路线。

结果她直接扑了过来,手上是两根钢筋还沾满了狼的血,我吓得尖叫起来,老师听见声音急急忙忙的赶过来,劳拉听见声响就马上放开我跑了,而我被老师们带走了。

之后再见到劳拉是因为爸爸有一次查案的地方和泽维尔离得很近,因为认识X教授我们就去那休息了一段时间,我便又见到了劳拉。她身边是正在教训她的金刚狼,后来又因为很多很多原因,她就成了我的朋友。


——TBC

终于更了,还有人记得我这坑吗